恩施市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整版推出上杭明天这个地方有大活动附 [复制链接]

1#
三月三,我在畲乡庐丰等你□何英上杭庐丰,因丰康、丰乐、丰济的“三丰”盛产芦苇而得名。居住在汀江右岸,位于县城东南部的近郊,年改为庐丰畲族乡。农历三月初三,是畲族同胞的畲民节,也称“乌饭节”。相传,唐朝畲族英雄雷万兴率领畲民抗击官军的围剿,退居山野。粮食吃尽后,就以山上一种名叫“南烛”的果子充饥,并最终取得胜利。从此,畲族同胞就以“三月三”来纪念自己的民族英雄,并形成独特的民俗。在后来的迁徙繁衍中,部分畲民进入闽西客家地区后驻扎在庐丰,他们保留了这种极为庄重的传统节日。蒸乌米饭必用的“南烛”,是闽西山区常见的植物果实,称“多料籽”“山茄子”“猴哥籽”。每年春夏时节开花结籽,农历七八月成熟。每到开花的季节,那一片片叶子的侧旁整齐地挂着白色筒状的花冠,就像吊着一盏洁白的灯笼,美丽极了。结果的季节,整排的叶子侧旁挂满果子,就像站着一列训练有素的列队士兵,忠心耿耿地坚守自己的岗位,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油然而生。成熟的南烛,呈乌黑色或赤褐色,口感微甜略带酸。不过,你只要吃上几粒,满口的白牙立马就成了“黑不溜秋”。这是我们小时候上山“割鲁萁”或“砍樵”时,最喜欢相互调侃的游戏。幼年的南烛,树枝非常柔软,是当年人们上山“割鲁萁”作为“夹骨”的首选。值得一提的是,南烛是闽西客家地区最天然的植物咸。将南烛枝叶割下晒干后烧成灰,再用开水将之反复地冲洗。滤出的水,用于蒸各种需要加咸的“米粄”。因此,在我们闽西客家地区,人们对南烛再熟悉不过。畲乡庐丰,延延绵绵的群山到处生长着南烛。我曾在路过“将军地”古驿道的路旁,扔下肩上的担子采摘过。也曾在前往太古、安乡、水尾和毛桃寨路旁的山上采摘过。农历七八月到畲乡庐丰,随便走进任何一座山,必能兴高采烈地体验一番采摘南烛的乐趣。畲乡庐丰的三月三,还是畲族同胞家家户户展示手艺的盛大节日。这天,他们还做“苎叶粄”盛情招待来客。离开时,必备一大包让你带回。只不过因节气的缘故,这时做苎叶粄,头一年的入冬前就得留意对种植的苎叶做好防冻。苎叶,学名白背叶,是闽西乡村常见的植物。人们采摘它的叶子来做米粄,秆的皮加工后成苎麻,搓成线用于纳布鞋。这种米粄,是按4比6的糯米粉、粳米粉掺和。在那粮食紧缺的年代,人们将“木薯粉”“地瓜粉”“蕉芋粉”,甚至把地瓜粉渣、蕉芋粉渣加工成“粉”代替。有意思的是,在客家地区的民间,每年初春发芽后的第一茬苎叶,必将采摘自家做粄吃,长辈们说“吃了不腰痛”。采摘后的苎叶用开水淖过,再在水中漂上两三个小时后,捣成碎末,之后将苎叶掺入米粉一起反复地碓烂。要知道,碓苎叶粄时,要有耐心。因为越碓,做出来的苎叶粄,韧性越强,吃起来越筋道。采摘苎叶必须是清晨7点之前,否则被太阳暴晒后的叶子,吃后容易“急尿”(即尿道炎)。同时,加工的过程中,粳米和糯米必须是合理的比例范围内。否则吃起来不是太硬成了“石头”,就是太软成了“糊手结脚”,让人见而生畏。当下,做苎叶粄的工艺已经简化。除了苎叶和大米还是原来的传统配料之外,可以在市场上买糯米粉和面粉来做了。当然,不仅在都市里找不到“碓子”,就连在乡村也难找到那让人记忆深刻的“水碓”“踏碓”了。这也没有关系,可将苎叶开水淖过后,放在锅中加一点食用碱稍煮一煮就起锅直接反复地手工搓揉,做出的苎叶粄仍然是原汁原味。那传统手工做的苎叶粄,早已成了刻在我们外出游子记忆深处的乡愁。可是,畲乡庐丰,一直保留着做苎叶粄的习惯。畲乡庐丰,是中央苏区的一部分。这里,有5个革命基点村、位革命烈士和91位“五老”人员、51位失散红军及一位“开国将军”。在畲乡庐丰,还能瞻仰年由蓝维龙、蓝树荣等人创办的“东一区九堡平民学校”,年在丰济“天后宫”建立的上杭县农村第一个党支部的遗址,年在丰济水尾成立的中共上杭临时县委遗址等。俗话说:“三月三,撑伞着白衫。”在这最迷人的季节,我在畲乡庐丰等你来。这里,既是传统文化的盛宴,又是畲乡庐丰多元立体文化的展示。有民间自发的舞龙舞狮、民乐吹奏、山歌舞蹈等文艺活动。乡里还利用三月三,组织开展扶危济困、奖学助教等活动,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乡村的精神文明建设。三月三,我在畲乡庐丰等你来。陪你追寻红色足迹后,参观“麻子坝”的围屋,了解闽西客家土楼的文化。三月三,我在畲乡庐丰等你来,约你一起带着丰富的想象,冲向那高高的“笠嬷顶”,探望那美妙无穷的星空。

图为庐丰“三月三”表演的“高桩舞狮”。严宏霞摄

光华香灯耀畲乡□杨国栋上杭县与古代第一部文学作品《诗经》特别有缘。“上杭”,语出《诗经·卫风·河广》:“谁谓河广,一苇杭之”,素有“建筑之乡”“诗画之乡”“山歌之乡”的美誉。上杭的嘹亮山歌,恰恰有着《诗经》之比、兴、赋的文学艺术表现手法,特别讲究山歌的民俗风情和韵律韵味,曾经受到过一代文学宗师鲁迅先生的喜爱、赞赏与收藏。尤其值得一说的是《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我们所见到的庐丰畲乡,从远古至今,都以丰茂广袤的芦苇闻名八闽。庐丰,原为“芦丰”,因辖区内有“三丰”(丰康、丰乐、丰济),并且盛产芦苇,改为庐丰,即《诗经·蒹葭》所描述的浩瀚草海,连绵草被,绚烂景色,让后人无不领略到自然与文化诗文的深厚浸染。依我的理解,庐丰畲乡农历“三月三”声势浩大的民俗盛典,隐含着浓烈的蒹葭芦苇风情,展示着畲民千百年来对于草木土地的深厚情感,在“山哈”山歌的呼啸声中彰显出广大畲民热爱土地和草木山野的深度情怀。上杭畲乡与其他地域的畲族村有些不同,他们讲的是地道的客家方言,谨记中华民族的龙图腾崇拜,由此而引发出以龙为主题的诸多民间文化活动,表达耕读传家、道德立世的畲族文化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自觉、自信、自豪。就在这“三月三”的大喜日子里,千百年来流传着一种名为“香灯龙”的文艺表演,畲民也叫“打香灯”“舞香龙”“秆龙灯”。这里所说的香灯,其实就是采用稻草扎制而成的稻草龙,深藏着庐丰畲民对于中华文化龙记忆和畲民山地水田粮食作物之谷物崇拜的双向旨趣意蕴。香灯的扎制,是一个颇为讲究技术含量的手艺活儿。首先要把收割回来的稻秆晒干,去掉表层的稻秆衣,留下金黄色的枝干。技艺一般的青年,只能扎制龙腰龙身。龙身扎成九节,取“久久”之意。龙尾的扎制也很讲究,注重有头有尾、首尾互动、尾随首游、首尾呼应的理念效果。扎龙头是最见功夫的技术活,得由经验丰富老道的大师去完成。龙头由头、角、眼、鼻、嘴、舌、牙齿和龙须组成,各个部位分别用草绳和铁丝捆牢固定,修剪成型。龙头的后半部分用红布、红绳包扎;龙须则由上好的粽叶缕成丝状,用铁丝穿扎,涂抹或红或黄的染料,这才算基本完成。牙齿和舌头过去采用纸片通过剪修制作,现在改为由布条和铝合板代替。龙眼是闪耀光华的点睛之作,更为讲究,往往镶上灿烂辉煌的灯光。龙头的周边用手工编织的稻草绳做最后的修饰。一条蜿蜒逶迤、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长长稻草龙就展现在大众眼前了。香灯如同天幕上密密点点的闪烁繁星,任由年轻男女点燃,先是伴随着爆竹声声,随着龙头龙身龙尾的起伏翔舞,将喜庆欢愉写满所有参与者的脸上。插满龙身的香烛,在舞动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预示着前景的辉煌灿烂和生活的五彩斑斓。尤为奇特的是,香灯在龙身上插的每一炷香,都会被参加助演的乡亲争先恐后地拔去,换上新点燃的香烛。被拔去的香烛一般都会插在自家的大门、谷仓门、猪牛栏门上,为的是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上杭县庐丰畲族乡举办“三月三”民俗文化节活动,内容丰富多彩,除了特色鲜明的舞龙、香灯外,还有十番音乐、民歌、民族舞蹈表演,展示出畲乡的风情民俗和发展变化。蓝念七郎公、蓝家氏庙、种玉堂,以及大片大片的蓝黄旗帜上的“畲蓝”两字,成为节日里的关键词;蓝黄红黑绿,成为主色调;蓝(黑)衣服、金腰带,尤其是畲族服饰最具特色的妇女穿戴的“凤凰装”,成为畲乡的民族标识。原来,凤凰装是有讲究的,红头绳扎的长辫高盘于头顶,象征着凤头;衣裳、围裙(合手巾)上采用大红、桃红、杏黄及金银丝镶绣出五彩缤纷的花边图案,象征着凤凰的颈项、腰身和羽毛;扎在腰后飘荡不定的金色腰带头,象征着凤尾;佩于全身叮当作响的的银饰,象征着凤鸣。传说,畲族始祖盘瓠王率领族人抵御外侵,南北征战,进入广东凤凰山繁衍生息。为了占山为王,遂以传说中美丽的凤凰为本族人的图腾符号,要求凡是本畲族人生下的女儿,均赐予凤凰装束,世代相传,沿袭至今。上杭县庐丰乡畲族“三月三”民俗活动,在新时代的发展进程中,与时俱进地加入了旅游经济的项目,成为庐丰绿色草海、绿色竹木、绿色经济发展的新亮点。节日里,游人还可以看见身穿色彩华丽之民族服装的畲族青年男女,在十番音乐的吹拉弹唱和激越的锣鼓声中,载歌载舞,热闹非凡。“海风吹来三月三,畲家小伙笑开颜。扬起梦想舞长龙,一显身手种玉田。”山歌与音乐,再次将“三月三”民俗文化旅游节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上杭庐丰“三月三”盛景。林建德摄

麻子坝,围住幸福的屋

□黄河清

古老而又高大的围屋,是凝固的乡愁,是远望期盼的目光,是万千畲民抚摸斑驳的身影……阳春三月,踏上庐丰这片土地,我才知道原来上杭还有这么一个斑斓绚丽、丰富多彩、风情万种的地方。在丰济村一片碧绿的田野中间,我看到了迄今已有多年历史的麻子坝围屋。屋的不远处,蜿蜒的丰济溪闪着莹莹的光,如飘带般静静地汇入汀江。麻子坝围屋,也称九如堂,是清代乾隆年间由丰济村蓝氏先祖所建。围屋以南北子午线为中轴,坐北朝南,左右对称,占地面积约1万平方米,由两座弧形围屋组成,共有三堂四横二围。正堂是一座闽西传统建筑风格的四合院,三进两个主厅外加两边厢房,一座九厅十八井式客家民居,以屋前面的半月形池塘和正堂后的两座围龙屋,构成一个太极形整体。后一重是两层弧形围屋,整幢围屋内有21个厅,个房间,适合数百人的大家族居住。重檐屋宇式彩绘大门,依然透射出当年的富丽堂皇。这天,正是畲乡的传统节日“三月三”,围屋里处处张灯结彩。几位畲族长老一大早就来到“蓝氏家庙”举行祭祀盘瓠大典,祖祠正中悬挂着图腾,香桌上摆着两杯酒、一杯茶,三荤三素,还有乌米制成的粄。族中长老手持龙头祖杖,一套仪式在神秘的氛围中进行。畲族妇女也早早地起来坐在镜前细心地妆扮一番,戴上美丽的凤凰头饰出现在众人面前,别样的风采和别样的浪漫便荡漾开来。空气中弥漫着糯米饭的清香,家家户户都在蒸煮“乌米饭”。畲家的“三月三”亦称“乌饭节”,乌米饭是用一种植物的汁液把糯米染成黑色,吃乌米饭是对先祖表示纪念。一位畲族老伯正用木棍从陶盆中卷起一些发酵好的黄褐色糖,在砧板上来来回回一捣鼓,糖就变成了白色,再加上芝麻,最后,用线把长条形的麦芽糖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他们说这是传统的“谷芽糖”。禁不住糖香的诱惑,马上尝了一块又一块,真是香甜可口,回味无穷。走进一户畲家,主人热情地把我们迎进门。落座后,主人先敬茶,一般要喝两道,畲家有一种说法:喝一碗茶是无情茶,客人只要接过主人的茶,就必须喝第二碗。畲家人的节日宴席真是琳琅满目:除了乌米饭,那就是“热食”,这道菜的原料有15种之多,集山珍海味于一锅,味道鲜醇,真可谓是畲家“佛跳墙”;桌上还摆满了用辣椒、萝卜、芋头、鲜笋和姜做好的卤咸菜,而竹笋则是畲家四季不断的蔬菜。酒是不可少的,畲族人素有“民嗜酒”的说法,还有谚语:“无酒难讲话!”主人给客人斟上米酒然后举起酒碗,笑盈盈地说:“酒淡不成敬意,一碗联友谊,两碗祝如意,三碗庆丰收,多喝几碗,延年益寿。”不知不觉间已近傍晚,阳光斜照着,穿过围屋独特的屋顶与房檐,洒在用大小卵石铺就的围屋巷道上,闪着古朴沧桑的光泽。忽然一曲幽妙的音律伴着斜阳飘进我的耳中,这是叶笛吹奏的音乐。寻声而去,只见几位畲族中年男女嘴边衔着一片树叶,素指轻捻,气息舒缓,那绿色的乐声便如清泉流泻而出,这是乡野最纯净的声音。伴着叶笛清亮的旋律,一位畲族小伙子唱起了婉转悠扬的山歌:“深山松树好遮阴,松树荫中好交情。妹若有情应一句,省得阿哥满岭寻。”一曲唱完,一位畲族姑娘参与了对唱,他们各自站在屋门前,一手扶着门框,自由自在地对唱起来。畲族的男女老少都能随编随唱,以歌代言、以歌叙事、以歌抒情、以歌会友,散发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池塘边的空坪上,身着节日盛装的青年男女跳起了竹竿舞,在鼓点声中,竹竿一开一合地来回敲打着,姑娘小伙们手拉着手,随着音乐的节拍,双脚娴熟地在竹竿间隙穿梭跳动。姑娘身上的银项圈、银手镯、银耳环、银头簪、银链子在夕阳下闪着金色的光。月亮从不远处的山坳里爬了上来,畲族传统节目“香灯”上场了,只见30名畲族青壮年,身穿袖口、裤脚绣着彩色滚边的黑色民族衣裤,举着一个个连接起来有10多米长用稻草扎成的草龙,龙身周边插满点燃的香。夜色中,香灯伴随着欢快的鼓乐,在围屋的巷道里来回穿梭,星光点点,烟雾飘荡,香气缭绕,吉祥人间。夜深了,围屋的上空还飘荡着歌声、鼓声、欢笑声,“三月三”注定是畲家人欢乐的日夜。围屋以一种原始之美、简约之美、神秘之美,用自己坚固、包容和温馨的身躯围住了畲家人的和谐融合,围住了畲家人的血脉香火,也围住了畲家人的幸福安康!畲乡庐丰乌米饭□张茜上杭庐丰,是畲民聚居地之一,庐丰人用畲家乌米饭当地方小吃,招待远近来的客人。乌米饭,紫黑紫黑,闪烁着亚光油亮,盛装在一个妇女握拳大小的草编制包里。草、米、乌稔树叶混合起来,如兰花香气般丝丝漂游在我的嗅觉里。这是在庐丰的一间畲家小饭馆里。六张小桌子,客人坐得满满的,我选临窗的角落,只要一个乌米饭。其他的肉片汤、炖罐、炒米粉……与乌米饭相比,显得浊了些。乌米饭清香、淡淡的甜,拿起一把小巧的长柄木勺,擦着草包边缘,轻轻舀起一勺,送进唇齿间。心清净,眼微眯,先是草包的草香,再是染黑糯米的乌稔树叶的清香。这清香让我一次次沉迷,慢慢品咂,试图捕捉那稍纵即逝的来自山野的植物气息。那气息如空气里的兰香,总是难以捉住。但我坚持不懈,想用一个准确的名词框住它。它对我永远充满着诱惑,诱惑的还有那乌稔树的生长地、模样,以及乌米饭身后的畲族民故事。饭馆墙壁上张贴着:乌米饭,野生乌稔树嫩叶染制而成,益肠胃,养肝肾,益气添精,凉血养筋。关于乌稔树,我痴情地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